时隔38年,武戏和电影再一次携手武戏《宫金炮》登上大银幕。

“所有部门都已就位,准备开始拍摄。”16日,在横店影视城华夏花园直播间,武戏电影《宫金宝》正在拍摄“礼袍”场景。只见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全朝文武百官挺直腰杆,盛气凌人的武则天亲自为狄徐人杰披上锦袍,留下了一段千古不变的君臣互助故事。

武戏《宫禁》始于武则天由唐到周的转变。它通过赐袍、赏袍、缝袍、绣袍、哭袍等事件,刻画了一个情绪化却又敏感多疑的皇帝形象,同时呈现了武则天与狄相识、相知、相疑、相依为命的全过程。

宫金宝是国家武戏艺术基金会第一个年度资助项目。自出版以来,它赢得了许多赞誉。这一次,它主动从“神坛”退下来,重新改编成数字电影,为的是将武戏文化传播给更多的观众。这也是继1981年浙江省吴剧团将的《石泪》改编成电影后,吴剧剧目再次出现在大银幕上。

时隔38年,武戏和电影再一次携手武戏《宫金炮》登上大银幕。插图

《宫金宝》抓住了观众的心

著名导演韩建英执导的舞台剧《公瑾报》自2016年7月8日在中国武剧院首演以来,已在多个地方上演。每个地方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成千上万的粉丝会争相购票。其中,年轻观众约占五分之二,这让所有演职人员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传统的武戏能轻易俘获年轻人的心。浙江省武举艺术研究院党支部副书记闫立新回忆说,每次演出结束后,观众都忍不住站起来,给予无尽的掌声。”现场非常震撼,很多演员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2017年,《宫金宝》入选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十大重点扶持剧目之一,连续八年填补了浙江省在该奖项上的空白。省政府办公厅在下面专门发了表扬通知,省委宣传部授予《大公报》第十三届浙江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去年3月,宫金宝在中国评剧大剧院精彩亮相,央视戏剧频道“空中剧场”栏目全程录制播出。

时隔38年,武戏和电影再一次携手武戏《宫金炮》登上大银幕。插图1

吴剧与电影“跨界牵手”

这一次,武戏《宫金炮》为什么被搬上大银幕?“武举戏是金华的一张金名片,由浙江武举艺术研究院创作编排的宫金宝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闫立新说,《宫禁》既有优秀的剧本,又有优秀的创作团队,这是一部好的戏曲电影不可或缺的。“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片,《宫禁报》也承担着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任。影片的上映,不仅可以扩大观众群,提升武举剧的影响力,还可以将经典与时尚相结合,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来传承和弘扬武举剧的优秀传统文化。”

电影《宫金宝》由浙江省武戏艺术研究院(浙江省武戏剧团)陈美兰新剧目创作团队出品,国家一级导演朱兆伟执导,国家一级编剧贾璐编剧,国家一级演员陈美兰、朱元昊领衔主演。作为新一代陈美兰武戏的代表人物之一,她以精湛的表演和圆润的唱腔,两次获得文华表演奖和中国戏剧梅花奖。朱元浩是浙江省武举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曾获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主角奖、中国地方戏表演奖。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主演都是东阳人。

时隔38年,武戏和电影再一次携手武戏《宫金炮》登上大银幕。插图2

一举一动,风格力求完美。

在《宫禁》的拍摄过程中,每天有130多名演职人员处于紧张的工作状态。

陈美兰每天戴着30多斤的头饰和衣服在片场拍摄。为了赶上进度,她早上五点起床化妆,晚上经常11点拍照。因为化了浓妆,穿着戏服,陈美兰行动非常不便,不能正常吃饭,只能用吸管喝粥和牛奶。因为没有配音,迪徐人杰说的每一句话,男主角朱元昊都要在现场演唱。几天后,他的声音变得有点沙哑,但他在短暂休息后继续投入角色。吃得太少,累了很久,朱元浩在拍摄现场差点晕倒。

与其他影视作品不同,宫金宝的演员都是从浙江省武剧团精心挑选的。最大的83岁,最小的只有2岁。工作室虽然闷热,但他们不怕辛苦,一举一动都力求完美。闫立新说,对于这次“触电”,大部分演员都认为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可以给他们一种与舞台表演完全不同的体验。

“戏曲电影是中国民族戏曲与电影艺术的结合体,但舞台艺术与电影艺术在表演环境、呈现手段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朱兆伟导演表示,电影更注重细节,要求每个演员时刻关注自己的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浙江省吴剧团的演员都有很好的敬业精神。只要他们站在镜头前,每个人都全力以赴。这种默契的配合让拍摄极其顺利,所有拍摄工作都在半个月内完成。”横店完整的影视产业链和完善的软硬件设施也保证了作品的质量。

东阳人频繁出现在宫金宝。

3月19日,武戏电影《宫禁》圆满完成。这部电影和东阳有很大关系。陈美兰和朱元昊主演的男女都是东阳人。陈美兰出生后不久,他跟随父母来到沈阳。后来学艺,在外演出,很少有机会回到东阳。朱元浩,微山镇茶场村人。因为工作太忙,他和家乡的联系很少。

2016年,浙江武举艺术研究院受邀在东阳剧院演出《宫金宝》,陈美兰、朱元昊随队返回东阳。演出结束后,他们还饶有兴趣地和家乡的乡亲们合影留念。拍摄电影《宫金宝》时,他们再次回到东阳,心中难免五味杂陈。

除了这两个主角,宫金宝剧组还有五六个东阳人,分别扮演宫女和音乐人的角色。陈志朋和他的妻子都来自东阳,他的妻子是一名化妆师。他负责在现场混合打击乐,烘托演出氛围。陈志朋出生在一个武戏世家。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武戏的爱好者。他们可以玩,玩,唱任何东西。结果,陈志朋15岁进入浙江省吴剧团艺术学校,认识了妻子王勇。加入浙江省吴剧团后,夫妻俩经常跟随团队到世界各地演出,很少有时间回东阳看望父母。通常,他们的家人大多通过电话联系微信。“我们组里有很多东阳人。每次见到他们,我都觉得很亲切。尤其是陈美兰老师和朱元璋老师,他们都是著名的武举大师,在现场观看他们的表演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陈志朋说。

陈美兰:我没办法。

3月16日下午,刚刚拍摄完一场大型活动的女演员陈美兰迎来了她的姑姑和几个年轻的家庭成员。一家人在片场愉快地交谈,并在离别前合影留念。

陈美兰,1964年出生,东阳市江镇上陈村人。虽然前阵子在横店拍戏,但没有时间回老家,亲戚只好赶到片场接她。

自1980年进入梨园以来,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如《怨恶》中的小青、《辕门查子》中豪迈刚健的穆、《十三姐妹》中文武双全的萧氏,以及《大公报》中霸气十足的武则天…回头看了一眼。

30多年来,陈美兰大部分时间都在基层舞台上度过。她经常睡在地板上,和大家吃同一个锅,给山乡的田野和林场送戏。对她来说,带伤带病的表演就像日常事件一样。有一次,她在农村演出时,不小心从简易舞台上摔了下来,脚踝韧带撕裂。医生命令她至少卧床一个月。但她却带着拐杖和绷带偷偷溜出了医院,在观众的尖叫和掌声中表演了一场清唱剧。“真正打动我的不是那些金奖杯,而是普通观众的真情实感。只要观众喜欢看我的表演,我就觉得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陈美兰说。

今年,56岁的陈美兰接到了一个新任务:出演电影《宫织锦》。

对于第一次拍电影的陈美兰来说,饰演武则天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舞台表演一气呵成,人物情绪自始至终连贯。但是电影不一样。不是从头开始,而是断断续续的拍摄,所以每一个场景都需要演员投入新的感情。“陈美兰回忆说,为了拍出让人泪流满面的一幕,导演特意为她准备了眼药水,但最后都没有用。”导演总是给我讲戏,我对武则天这个角色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我在拍戏的时候,一开始眼泪是在眼眶里的,后来随着感情的逐渐推进,慢慢的就流了下来。”陈美兰说,这部剧拍完之后,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摆脱悲伤。

近年来,陈美兰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指导”年轻演员上,以便让武举成为接班人。在她的努力下,浙江省吴剧团如今人才济济,杨霞云、黄庆华、范红霞、吴文玲、娄生、李林玉等90后演员纷纷登台,并获得梅花奖、白玉兰奖等荣誉。“陈美兰先生是一位有心有灵的艺术家,愿意给年轻人机会。”闫立新这样评价。